<dd id="q7tmx"></dd><em id="q7tmx"></em>
      <button id="q7tmx"></button>

        1. <sub id="q7tmx"></sub>

          <input id="q7tmx"><track id="q7tmx"></track></input>
        2. <rp id="q7tmx"><cite id="q7tmx"><table id="q7tmx"></table></cite></rp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q7tmx"><ins id="q7tmx"><thead id="q7tmx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q7tmx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• 公司:鄭州金事達金屬工程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• 地址:滎陽310國道與滎密路向南1公里蔡寨村蔡南2號
              • 地址:
              • 電話:0371-62482920
              • 傳真:0371-62482920
              •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   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正文

              接項目找死,不接項目等死!施工單位越來越難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信息來源:www.zzjinshida.com 編輯時間:2016-11-13 18:58:16

              前段時間,跟一做工程的朋友(老A)聊天,跟我吐槽,現在的開發商合作沒誠意、項目沒利潤,施工單位的日子不好過,聽完他的哭訴,頓時感覺地產行業的水太深。
              老A說,他前段時間,跟進西雙版納的一個旅游地產項目,已經降到6%了,質保金扣掉5%之后,只要工地有半點問題那1%就不見了,就這樣,業主還要降價。就算沒有問題,那1%也不夠支付項目墊資的利息,前提還是業主能按照合約按時付款,如果再拖一拖,利息增加,這就白玩??杉幢闶沁@樣,還有三家公司比我們價格低。
              這還僅僅只是冰山一角,在這場博弈之中,施工單位逐步被邊緣化,面臨轉型的困局。
              最低價中標:想中途停工要挾或變更沒門
              前些年,房子好賣,開發商也不怎么管理,即便低價中標,通過幾個變更,還能撈回不少利潤?,F在,地價貴,政府又現價,手上也沒多少錢,導致最終壓榨下游的施工單位。
              在材料采購上,找材料商都找來,逐一比價,最終鎖定材料品牌與價格后,采取甲定乙供的方式,業主自己不買,由施工單位來采購。由于開發商把材料商的價格壓的很低,材料商也沒多少利潤空間,施工單位想要從材料商那里撈到油水幾乎為零。材料商都是現款現貨,否則不予供貨,這個資金又得由乙方墊資來做,而且材料的損耗、質量問題等都得由施工單位承擔。
              過去,不少企業會通過中途停工來要挾,變相加錢。老A說,業主現在把合同都限制的很死,中途停工總要有個理由吧?沒理由的停工,打官司也打不贏啊,最后白白損失了履約保證金。過去,在施工過程中做一個變更或簽證,還能獲得價格調整,現在需變更,甲方不進行價格調整,這一下子就沒得玩了。更狠的是開發商將項目分為多標段,一旦有一家耍賴停工,立刻清場由另一家公司接受,而清場的單位還沒有了履約保證金。
              材料上沒利潤,開發商又壓低管理費用,最終只剩下人工費,而這基本上很難支撐一家大型的企業的運營成本。老A說,施工單位的生存空間在哪,他也不清楚。
              再說說,為啥施工企業爭先恐后的上市?不就是為了獲得更多的資金嘛,這些資金用來干嘛?就是為了適應目前的行業現狀啊,不能墊資的施工企業現在直接就會被市場趕出去。
              開發商風險轉移:以房抵款,好房子永遠輪不到你
              好不容易到談婚論嫁的時候,開發商跟你提出,“你是否愿意接受30%的工程款買我們的商鋪”。老A答復,公司不樂意,然后,就沒有然后了,直接出局。
              樓市調控,房子不好賣,開發商通過以房抵款轉移風險,施工單位就變成了開發商抗風險的垃圾桶。老A說,每天都有大量的地產公司找他們以房抵款。我說,有房抵那也不錯,至少還是固定資產,還有變現的那一天。
              老A說,“有價值的商鋪,地產公司不會給我們的,他給的都是經他們營銷部門評估了不好賣的風險很高的房子?!崩螦曾經遭受過這樣的禍害,在內蒙古做的一個項目,因各種原因同意了業主以房抵款,施工到了付款階段,去售樓中心選房號,發現房價都是沒折扣的。于是,老A讓一個朋友以個人買房者的身份去詢價,結果是八五折。知道啥概念不?全款抵來的房子最多能以八五折賣出去,中間15%要自己賠。一個項目本身賺不了多少,這種坑人坑到家了。即便這樣,老A去選擇了幾個比較好的戶型要定樓號,業主死活不給,就給了6個戶型讓老A自己挑,全是垃圾戶型。有錢就是不付給你,缺錢我可以貸給你
              不知道是哪一位高人說的,房企間的競爭已是供應鏈的競爭。加之這幾年,互聯網金融的放開,不少地產企業也涉足供應鏈金融。于是乎,大家都玩起了高大上的供應鏈金融,然后又開始坑施工單位了。
              老A說,你說開發商沒錢?他只是沒錢給施工單位而已。老A最近剛接洽的一個企業,實際上也有兩三個月了吧,在合作洽談過程中,對方表示工程款是鐵定要墊資的,但他們也有融資平臺,缺錢他們可以貸款。
              你得找他們貸款來為他們墊資。在無息為他們墊付款項之后還要支付給他們利息。為了錢,不要臉的地產公司又是很多。為對方墊資,想高價中標,基本做夢。三輪公開競價,價低者中。
              待行業洗牌,轉型左右為難
              不轉型等死,轉型找死。用在老A身上不為過。他告訴我,現在迷茫了。轉眼間,又到年底了,最怕的就是方向走錯了。跟進的這幾個項目,沒有一個最終能夠成單的,不是被無底線的壓低價格,就是難以收回款項,付款方式不合理。
              行業沒有標準,業主才有信心一味地壓價。施工單位處于房地產價值鏈里的落地環節,根據微笑理論,重要性也未放在很高的高度,勞動成果與企業的專業性也很難得到認可。在合作上沒有話語權,未來該怎么走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
              老A說,2016接近尾聲了,2017年可能情況更糟糕,現在也只能熬、只能等,等待行業洗牌。市場亂到一定程度就會向好的一面轉向。無論是政府干預,還是市場自調,反正持續這么被動的讓開發商打壓,早晚會出大問題。市場的調整會在出問題之前發生還是之后發生我保證不了,但我知道這早晚會做調整。
              聽完老A的哭訴,或許現在正處于最黑暗的時期,摸不到前路的方向,但黎明遲早會到來。老A這樣的智豬博弈心態,正代表著行業里中上游企業所面臨的困局。

              大学生囗交口爆吞精在线视频,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,中同网–GV手机在线观看,亚洲欲色自拍图片区